首頁 > 移動應用 > 正文

在瑞典當碼農 :在家上班?不加班?能干到60歲?

2019-06-04 10:58:18  來源:愛上瑞典

摘要:前段時間,國內IT公司996(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上班制度成了人們熱議的話題。很多朋友給我留言讓我寫寫瑞典的IT公司工作情況。
關鍵詞: 瑞典 碼農
  寫在前面
 
  前段時間,國內IT公司996(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上班制度成了人們熱議的話題。很多朋友給我留言讓我寫寫瑞典的IT公司工作情況。
 
  于是小羊找了個資深碼農做了個微訪談。
 
\
 
  訪談對象名叫Will,碼農生涯十年,瑞典生活五年,在瑞典期間換了三家公司。愛折騰愛代碼勝過愛自己。
 
  問:國內IT公司的996上班制度成為了最火熱的話題,那么瑞典IT公司的工作時間一般是怎么樣的?
 
  答:與國內眾多996甚至007的IT公司比起來,瑞典的IT公司大多數還是遵循8小時工作制。很多公司在此基礎上還會克扣一些,比如我的前公司規定每周38.5小時,每周一到周四7.75小時,周五7.5小時。
 
  午飯時間在大多數情況下是默認包含在工作時間里的(畢竟老板也要吃飯),當然不排除有些公司規定吃飯時間在30或者45分鐘之類并且不算工作時間。然而我很懷疑這樣的規定是否真正有人執行。
 
  有些公司會明確規定每周有數小時的學習,創新,健身,(正規)按摩之類的時間,員工對此必然是笑納而且會積極執行的。
 
  有些公司會每周提供早餐,目的是關懷員工身體健康(激勵員工提前上班),然而員工也會適當延長早餐時間來回報公司這一善舉。
 
  有些老板喜歡在早上比如8點左右的時候定個例會,但這樣做是相當危險的,因為員工會理直氣壯的說那么早我來不了,能不能改到9點45?如果真的在早上有很重要的會,依然會有人通過電話或者即時通信工具(比如slack或skype)等多種方式遠程參與,并且時不時斷個線重新接入存在感。
 
  每周五被我稱為醬油日,原因是不少人會在這一天遲到早退,并且在中午吃個豐盛的午餐,下班前來個精致的茶(咖啡)歇。實際工作時間就非常有限了,假如上午還碰巧有個扯淡的會,那么這一天就提前交待了。大家都墨守“不在周五生事”的潛規則,如果誰不懂事,周五想搞個產品升級上線或者周五下班前找同事做故障排查,那就將會遭到千夫所指(當然,內斂的瑞典人都是在心中默默的指的)。
 
  問: 聽說還有在家上班一說?
 
  答:在家上班也是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了。理由可以五花八門,比如身體不適,下雪堵車,孩子學校有活動,當天的遠程會議太多,昨晚沒睡好,等等等等。我自己也曾因為要等洗衣機送貨到家而在家上班。
 
  曾經有個獵頭推薦我一個職位,亮點就在于這個公司每周規定可以有兩天無理由在家上班,聽得我怦然心動躍躍欲試。我們公司有個小組公然對外宣稱每周五全隊在家上班,氣勢之坦蕩讓我由衷的崇拜。
 
  然而在家上班基本也就等同于帶薪休假了。我在效力過的每個公司都聽到過同事抱怨說因為vpn不穩定而無法在家好好上班的情況。很遺憾我家的網絡和vpn總是那么給力,從來沒遇到過類似狀況。
 
  問: 難道從來不用加班?
 
  答:這倒不是。
 
  加班是IT行業無法回避的話題,在哪個國家都一樣。我曾今面試過一家小型的互聯網初創公司,他們的CIO明確告訴我每周每個團隊要有一個人7*24小時隨叫隨到處理產品發生的緊急問題,當然,是有一定的補助的。同樣,我也遇到過幾次因為任務緊急而發生的加班,在這種情況下,公司一般會先采取自愿的方式,征召一些主動愿意的加班的人,之后才會強制抓壯丁。
 
  不過無論如何,這里加班的強度和國內通行的996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這讓我不得不從民族性格的角度去解釋。國內公司想法很多,并且實現的很快;瑞典公司同樣想法也很多,但一個想法從討論到實現要走很長的路。
 
  舉個栗子,國人手機上常用的APP,幾乎每個都是百寶箱,打開一個,大概率的包含社交購物信息流理財等功能,同時能夠簽到抽獎玩小游戲并且分享拿紅包。
 
  去年回國用了一下滴滴出行,居然在菜單里發現了個理財的選項,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到屏幕上:這尼瑪是出的什么招,打車的時候順便存點錢?苦了滴滴的同行,明明是個打車起家的公司,愣是搞起了金融。多說一句,國內互聯網公司這樣的高強度競爭實際上還是源于資本市場的殘酷搏殺,說到底,有錢的主兒們都太想利用中國十幾億的巨大用戶薅羊毛割韭菜了。
 
  而在瑞典,腳步是沒有這么快的。同樣舉個栗子,瑞典的國民支付寶app swish,一直都需要手動輸入手機號來完成支付的,在支付寶微信紅遍東半球數年之后,近年終于低調上線的掃碼支付功能。
 
  然而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并且不愿意使用這個功能,商戶門口掛的依然是swish手機號而不是二維碼,甚至有一次,我在買東西時主動提出掃碼,但對方卻堅持要輸入手機號。就這樣,瑞典人似乎對swish這種支付方式已經很滿意了,滿意到不需要swish做出任何改變,滿意到不需要另一個swish。同樣的商業場景放到國內,支付寶和微信早就殺的天翻地覆了,并且有無數的攪局者在蠢蠢欲動。
 
  不過瑞典這種模式也有自己的問題。很多IT公司達到一定規模的時候,就會變的效率下降,人員臃腫。平時混的舒服,遇到裁員就干瞪眼了。
 
  問: 有沒有加班費?
 
  答:這個必須有。按規矩來,報多少加班時間給多少加班費。在瑞典,加班給加班費是個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有些瑞典同事曾經非常困惑地問我:“中國的程序員加班為什么沒有加班費”?我只能回答:“他們太有責任心了”。
 
  錢沒給到位,是國內同行憤恨996的最直接原因。作為世界上最勤勤懇懇的中國碼農,由于系統上線或者緊急故障處理而自愿加班是非常常見的。甚至因為對工作的熱情而自愿加班。然而企業把這種工作狀態常態化,制度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而加班的效率究竟如何,創造的價值到底有多少,有多少公司真正考慮過的呢?
 
  但即使有加班費,很多瑞典碼農還是不愿意加班,對他們來說,“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溫馨遠比那點加班費來得誘人。但作為世界上最勤懇的中國碼農,不僅在國內習慣了加班,來了瑞典也把這一傳統美德繼續發揚下去,只要有加班機會大多數中國人還是很樂意去,活不多,錢不少,反正周末閑著也是閑著。我自己也加過幾次班,那感覺就跟微信搶了個大紅包一樣。
 
  問: 最近甲骨文在北京進行了大裁員,那么瑞典的大齡程序員的生存狀況如何?
 
  答:我所在的小組就有三個大叔級的程序員,年齡最小的52,最大的61,都是干了幾十年的老江湖了,從當年的COBOL時代一直到如今的java11,見證了計算機行業的發展史。
 
  他們年紀雖然大了些,但學習勁頭很足,前段時間還從零開始搞前端開發學react,做出來的app雖然挺丑,但也能用。
 
  大叔們個個時間充裕,家里的孩子都已成年,又沒有養老的壓力,每天早上8點不到就來公司,先去健個身,中午在樓下簡單吃個色拉,然后一直干到下午五六點,精力充沛。他們很少因為自己的年齡而居高臨下,反而經常向年輕人請教新技術,同時也非常樂于傳授自己的經驗,尤其是關于歷史遺留代碼的。
 
  當然,年紀大了開始混日子的碼農也不在少數。前公司有位60出頭的程序員,做了一輩子c語言,拒絕使用新技術,所以產品升級之后基本就無事可干了,每天就喝喝咖啡,聊聊自己家的花園,教教我們瑞典語,期待著提前退休。老板也拿他無可奈何,這樣放在國內是不可能的。
 
  問: 員工這么拽,瑞典老板們都是吃素的嗎?
 
  答:其他行業我不熟,但是在IT公司里,老板們的確比較弱勢。老板弱勢也是有根源的,國內老板看你不爽可以有辦法給你穿小鞋甚至直接讓你滾蛋,但在瑞典,過了試用期就轉為永久合同,沒有特殊理由公司是沒有權利辭退員工的。但員工有權利跳槽。所以瑞典的經理們并不以管理者自居,更多是把自己當做教練, 協調者或者導師。再加這樣的氛圍對于碼農來說是非常愜意的,因為老板成為了一個輔助性角色,開發者的主觀能動性就能夠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
 
  當然,這只是理想狀況。我在離職第一家公司的時候,當時的經理讓我給他一些反饋,我就告訴他,作為經理你選擇相信員工,而我作為員工選擇主動承擔責任,在這樣的模式下,我們合作的很愉快。
 
  然而,并不是部門里的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對于組內某些三個月才能寫10來行代碼,git都不太會用的,只會做ppt和放嘴炮的員工,你太寬容了。這放在中國或是美國,早就被公司勸退了,然而放在瑞典,經理們更多的是選擇苦口婆心的去感化員工,搞不好員工覺得壓力太大休個長年的病假,或者覺得老板對自己不公平甚至歧視,那麻煩就大了。
 
  問: 工作時間短,老板又不敢管,那瑞典的碼農也太逍遙了吧?
 
  答: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自由寬松的制度是需要員工的責任感來維持,否則公司里面混日子的人多了,必然會導致虧損和裁員。
 
  我剛來瑞典就經歷了兩次公司裁員,之后也聽說過一些其他公司的裁員。裁員方式多種多樣,給的補償一般都是很不錯的,比如我經歷的前公司第二次裁員,員工可以主動申請拿大禮包,禮包價值按工齡計算從N+4到最多兩年的薪水不等,對于老員工來說相當劃算,簡直就像過年搶紅包一樣。也有當天通知當天卷鋪蓋走人的,補償自然有,但是對員工的心理打擊是相當大的。
 
  裁員對于我們這些移民碼農來說更是殺傷力巨大。想當年初來瑞典,全家只有我一個人有收入,被裁掉了全家的經濟來源就斷了。而且,沒工作沒綠卡的移民在瑞典只能呆三個月,這三個月想找到一個新工作可不容易,更何況還有那么多同樣被裁的同事說著流利的瑞典語和英語和你競爭。之前提到的裁員補償,對我們這些沒有綠卡的移民來說,更像是水中月鏡中花,因為公司只給沒有綠卡的移民很少的補償。主動跳槽找工作,是我當時選擇的應對方法。
 
  作為一個只有九百萬人口的國家,瑞典的碼農職位遠不像國內那么多,想找個好工作更不容易,畢竟在這里碼農的入職門檻也是相當高的。關于找工作和面試,這是另一個熱點話題了,以后有機會再展開說。
 
  所以,那些因為在公司混日子被裁的人,由于技能荒廢太久,未必能順利的找到新工作。當然他們可以依靠裁員禮包和失業補助繼續自由生活下去。但這樣必將造成生活質量下降,沒有存錢習慣的瑞典人又如何能夠忍受呢?
 
  我個人以為,程序員是個高危職業,只有隨時保持?;?,不斷學習提高,才能在這個新概念新技術層出不窮的行業里生存下去。
 
  在瑞典,因為總體的競爭遠不如國內激烈,因此會給人一種比較好混的錯覺,然而未來的競爭必然是全球化的,瑞典這個高成本的國家無法是無法養活眾多高收入低產出的碼農的,比如我所在的幾家公司,都在不同程度上開始將底層的編碼工作外包到低成本國家,比如印度,波蘭,克羅地亞等。(中國已經不再是低成本國家了,至少對于IT行業是如此) 而華為的崛起和瑞典百年老店愛立信的衰落也正是證明了全球化競爭對瑞典本國IT行業的巨大沖擊。
 
  問: 那么瑞典大齡碼農們是怎樣“窮則思變”的呢?
 
  答:前面提到過我的幾位大齡同事,他們的職業道路就是一輩子做程序員,前提是必須跟得上技術的更迭,否則人到中年被公司一刀裁掉是非常有可能。
 
  我之前的團隊里有位大哥,在公司混了十幾年,基本上已經體制化了,代碼基本是不會寫的,嘴炮能力還行,每天都熱衷于參加各種的會,協調各個組的事情,以及“培訓”部門內的年輕員工。這樣的碼農一旦被體制拋棄,就會面臨著幾十年技術經驗全部無用的風險。類似事件可以參考當下的甲骨文裁員。
 
  也有不少技術背景的人希望向產品和管理發展,但是比例貌似比國內低。畢竟在這里的公司里,冠上一個XX經理的頭銜,并不能享受到國內公司那樣高人一等的待遇。
 
  認識一位和我年紀相仿的碼農,最近改行做了一線經理,之后就每天被各種會議纏身,時不時的還需要做一些諸如給員工過生日,安排團隊活動之類的事情,完全沒有時間和員工交流,更談不上繼續鉆研技術了。
 
  當然,這是做管理的必經之路。另一方面,因為在瑞典想轉管理的碼農不像國內那么多,壓力也沒有那么大,所以真的想走這條路的話,希望還是比較大的。
 
  語言關是擺在我們這些技術移民面前的一大障礙。英語沒別人說的溜,瑞典語更是慘不忍睹,平時靠著邏輯思維和記憶力上的優勢勉強應付技術問題,但面對人事管理就有些力不從心了。很欣慰能夠看到一些華人在瑞典走上管理崗位,我們的鄰國印度在技術轉管理這方面確實領先很多。
 
  前面說到過瑞典的老板們相對弱勢,但是碼農自立門戶的案例卻挺多,這也和工作壓力相對較小,員工有更多自己的時間有關。前陣子和一個才入職的同事聊了會,發現他自己同時在搞三個創業項目,兩個已經上線準備拿融資,分分鐘就準備辭職自己到老板了,真是崇拜的五體投地。
 
  自己開咨詢公司是這邊很有特色的一點。我們組里的一位大叔就是自己一個人一個公司,以B2B的方式和公司簽合同,自己以咨詢師的身份幫對方做項目。大叔經常給我們全組買好吃的茶點,有時候團隊活動也是他以自己公司的名義贊助,而我們老板卻半開玩笑的說,這和公司付給他的錢相比,簡直是九牛一毛。
 
  想做到大叔這樣的咨詢師并不容易,這不但需要有強大的技術實力,還需要和很多客戶公司有密切的人際關系。和我前公司合作的一個咨詢公司,規模大概十幾個人吧,每年夏天都會租個游艇請客戶公司的同事游覽斯德哥爾摩周邊的群島,即使我已經離職了,他們也依然邀請我。深感榮幸,同時感覺到做咨詢的水好深。
 
  相比國內,瑞典的IT行業發展比較早,所以會有更多的大齡技術人員,而反觀國內,因為起步較晚而發展迅猛,讓很多中年碼農產生的巨大的?;?。作為一個局外人,我想說,996是需要拼體力的,是青春飯,而以犧牲健康為代價來換取高速發展的行業是不可能持久的。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用了數百年的時間想通了這個問題:對員工的過分壓榨只會適得其反,在取得短期利益的時候同時失去了更多的長遠利益。國內IT業也終將會領悟到這個道理。
 
  問: 最后問個大家都感興趣的問題:在瑞典當碼農的薪資待遇怎么樣?
 
  答:說實話,想平衡工作和生活的話,在瑞典好;想賺錢的話,還是得在國內拼。
 
  這邊的碼農有不少不愿意轉管理,有一個原因就是薪資差別不大。差不多的薪水,還不如做個相對輕松而自己喜歡的職業呢。而且由于瑞典高稅收的原因,數字上的高薪并不代表著賬面上的高收入。反觀國內,聽說各大科技巨頭都能開出不亞于硅谷的薪資待遇,人工智能相關專業的應屆生都可以拿到幾十甚至上百萬的年薪,搞的我都想回爐重造從頭開始了。
 
  小羊評論:
 
  很久以前國內很多很多朋友轉發一篇文章給我,大致內容是高曉松去北歐旅居了幾個月然后就“被北歐”了,他描述的北歐如天堂一般美好,大家發給我求證下。
 
  其實我覺得挺可笑的,來幾個月就敢說自己“被北歐”?充其量不過是個長期游客吧。游客不需要考慮生計所以游客眼中的瑞典生活的確很美好,曬曬太陽開開游艇一個夏天就過去了,推推嬰兒車喝喝咖啡一個娃就長大了。
 
  因為作為游客你只有機會看到最美好的那些瞬間,你覺得瑞典人生活很愜意是因為你看到他們時他們也在度假,而工作日早上七點人滿為患的地鐵你是看不到的。
 
  沒在瑞典工作之前我和大多數國內朋友一樣覺得瑞典的工作肯定很輕松,聊聊天喝喝咖啡班就上了,等自己上班以后才發現不是如此。我所就職的公司也是有加班的,也需要輪流拿24小時*7天的隨時待命電話。當然,不是每個瑞典公司都這樣,并且這些是有一定補助的。但加班和24小時待命在瑞典職場還是真實存在的。
 
  沒跟Will訪談前我也和大多數國內朋友一樣覺得瑞典碼農過得很逍遙,不需要加班薪水也高,訪談完后才理解沒有免費的午餐,碼農們的高收入也是建立在高付出的基礎上,大多數能和瑞典碼農一爭高下的中國碼農們也都要經歷少則七年(碩士)多則十多年的科班學習。
 
  移民碼農們大多數都是拖家帶口放棄了國內的一切來到瑞典,有相當長一段時間都是一個人養全家,所以一旦遇上裁員絕對是壓力山大。

第二十九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pingxiaoli